GOOGLE 信息
当前位置:中国无籽西瓜网 > 专家园地 > 专家介绍 > 查看内容

新疆西瓜甜瓜育种开创者吴明珠院士:播种甜蜜

发布日期:2013-8-26 15:47:26 浏览次数: 来源:中国无籽西瓜网  

8月,素以火洲著称的吐鲁番,宛若一口蒸锅,热气逼人。
 
中国工程院院士吴明珠从乌鲁木齐赶到新疆农科院哈密瓜研究中心吐鲁番基地时已是正午,没等歇歇脚,便一头扎进了育种大棚。
 
“回到老家了!”老人抚摸着刚刚摘下的西瓜、甜瓜,眼里尽是欣喜和痴迷,全然不顾额头上滴下的汗珠。
 
吴明珠是新疆西瓜、甜瓜育种事业的开创者,虽已年过八旬,但依然活跃在科研一线。“我觉得工作到90岁没问题。”吴明珠希望培育出更新更好的品种,贡献给世界人民。
 
“我的事业在新疆”
 
1955年,毕业于西南农学院园艺系的吴明珠志愿来到新疆,先被分配到乌鲁木齐地委农村工作部,她不满意,一再要求到生产第一线去,后调到鄯善县农技站。从此她就成了鄯善人,在火焰山脚下开始了她毕生为之奋斗的西瓜、甜瓜育种工作。
 
谈起自己的事业,吴明珠总是说,“课题小组的同志特别辛苦”,“领导很支持我”,“群众对我特别支持”……接着,便会讲出许多群众多么支持她的故事。
 
刚到鄯善时,吴明珠就住在维族老乡家,和他们同吃同住同劳动。这个南方姑娘,很快学会了吃羊肉、吃干馕,练就一口流利的维语。她没种过瓜,有经验的摩沙大爷就手把手地教她;她搞试验,没有地、没有种子和肥料,乡亲们主动帮她解决。
 
维族群众支持吴明珠搞科学实验,吴明珠把科学技术悉心传给维族群众,指导他们科学种瓜,还为这里的乡亲们培养了许多少数民族技术干部。
 
吴明珠几十年如一日地工作,勤勤恳恳,不辞艰辛,给火洲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看在眼里,佩服在心里。她走到哪里,哪里的人们都欢迎她。维族老乡还给她取了一个美丽的名字——阿依木汗(月亮姑娘),夸她有金子一般的心肠。
 
从梳着两条大辫子的姑娘,到今天年逾八旬的老人,吴明珠在新疆戈壁滩上奋战了近60年。容颜易改,不变的是一颗为了西瓜、甜瓜事业无怨无悔奉献的心。
 
“瓜就像我的孩子”
 
育种是一项艰苦的连续性工作,它的前期准备工作首先就是收集地方品种。上世纪50年代,新疆哈密瓜还处于小农经济的自然生长状态,吴明珠要在偌大的哈密瓜产区收集到足够理想的地方品种,无异于大海捞针。
 
从1958年开始,她就凭着一壶水和一块馕,顶着风沙烈日,长年奔波在人迹罕至的戈壁沙漠里。只要听说哪里有好的品种,无论有多远,她都要亲自去看一看,然后想办法自己掏钱买回来。这样一来,每次等到瓜熟的时候,她的工资也就用完了。
 
吴明珠和同事常常要穿过火焰山和大戈壁,到百里以外的地方去收集品种。尤其在夏季,那一望无际的大戈壁,像炼丹一样,烫得连毛驴都不敢下蹄子。有时还会迷路;有时天太黑,怕遇到狼,就向路边烧窑的人借条毡毯,露天睡上一夜。
 
到1962年年底,吴明珠在同事的帮助下,把吐鲁番地区所属三县(鄯善、吐鲁番、托克逊)的所有农家品种都收集全了。
 
她从收集的优良材料中,系统选育提纯了红心脆、香梨黄、小青皮、阿拉伯克扎尔德等品种,这些品种后来都成为最佳育种亲本。
 
“我最高兴的时候就是看到我培育的瓜在农民地里长得特别好,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样,它能够为人民服务,为人民的生产服务。”吴明珠对收集来的品种进行整理提纯,繁殖推广,使哈密瓜从小农经济走向商品化。
 
吴明珠不只是在实验室里搞研究,从选种、播种、打埂、铺地膜、授粉,到考种、鉴定品样、测糖度,每道工序都亲自动手,样样都是行家。
 
从上世纪60年代至今,吴明珠先后选育出经过省级品种审定的甜瓜和西瓜早、中、晚熟配套品种30多个,推广面积覆盖全疆主要商品瓜区的80%,实现了这些地区甜瓜品种的第一次更新,提高了商品瓜的品质、整齐度、抗病性和耐运性,延长了优质瓜的供应期。许多瓜农尝到了甜头,在鄯善、吐鲁番一带,涌现出一批甜瓜致富村。
 
将甜蜜事业进行到底
 
吴明珠把自己最美丽的青春和大半生的年华都奉献给了戈壁沙漠中最甜蜜的事业。
 
除了常规育种之外,她在国内率先将远生态、远地域、多亲复合杂交、回交等常规育种与现代辐照育种、航天育种、转基因育种等技术相结合,构建了我国领先的西瓜、甜瓜育种技术平台;利用生态差异,长期在新疆和海南进行南北选育,创造了一年四季高速育种的成功实践;在世界上首先转育成功单性花率100%的脆肉型优质自交系,并建立起脆肉型无土栽培体系,将大陆性气候特产哈密瓜的种植成功南移东进。
 
她下一个攻关课题是,培育出适合肥胖病人和糖尿病人食用的低糖型酸甜瓜以及让人更有食欲的花条瓜。
 
如今,年过八旬的吴明珠依然活跃在田间地头和实验室里。为了给花授粉,她和课题组的年轻人一起,在地上一蹲就是几个小时,40多摄氏度的高温,有的年轻人都中暑了,老人却依然坚持工作。
 
在新疆近60年,骑车、骑毛驴、骑马,她样样行;戈壁滩的狂风、火焰山的烈日、疾病、车祸,什么艰难困苦都摧不毁她。
 
她的两个孩子从小由外婆和舅母抚养长大,他们一直管舅母叫妈妈;她深爱的丈夫身患癌症,早早离她而去……每每谈到这些事,吴明珠总流露出一丝遗憾,但她从未后悔。“我认准的事便会坚持到底,事业没做完,我不会停下来。一点困难就退缩,肯定成不了事,必须要有为事业奋斗终身的信念。”
 
《中国科学报》 (2013-08-26 第4版 综合)